美联储降息亚洲新兴经济体或将追随


Brokerage Valbury

美联储降息亚洲新兴经济体或将追随
发布时间:2019/8/2 21:36:24 点击:63

  日媒称,美联储时隔10年半再次降息,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预计今后将纷纷追随。对本国货币贬值及资本流失的担忧眼下正不断减弱也成为更容易采取降息措施的原因之一。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8月2日报道,“(降息)是已决定事项。随后只是时机和降息幅度的问题”,菲律宾央行行长迪奥诺7月中旬强烈暗示会在8月8日下一次金融政策委员会上降息。菲律宾央行5月已降息0.25%。不仅8月,在后续召开的委员会上可能决定三次降息的观点也早早浮出水面。

  报道称,将于8月7日召开决策会议的印度储备银行(央行)也是一样。在经济分析师当中,多数观点预测印度央行会实施降息。如果实施,这将是印度自2月以后连续4次会议决定下调利率。进入2019年以后已实施降息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韩国的央行也可能再次决定降息。

  报道指出,新兴市场国的央行2018年相继推进加息,现在又反转为降息模式。背后原因是经济增长率下行的风险的升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7月23日修订的全球经济预测中将2019年新兴市场国的增长率下调到4.1%。

  据报道,此次较4月份进行的上次预测大幅下调了0.3个百分点。从各国情况来看,印度下调0.3个百分点,巴西下调1.3个百分点,俄罗斯下调0.4个百分点,南非下调0.5个百分点。巴西央行7月31日决定时隔1年零4个月下调政策利率。俄罗斯和南非的央行也在7月为了提振经济而不得不降息。

  报道认为,新兴市场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如果不保持高利率,投资的吸引力就会减弱,也容易导致货币贬值和资本流失。美国在7月31日的降息决定导致利率差扩大,对于新兴市场国的央行而言,降息空间也在加大。

  据报道,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显示,7月份新兴市场国的股票和债券市场(截至7月26日)保持资本流入超过资本流出,与5月份海外投资者以日均10亿美元规模的资金流出相比,对资本流出和货币贬值的担忧正在减弱。

  三井住友银行新加坡的阿部良太指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即使新兴市场国的央行降息,引发货币贬值的风险也会很低”。

  报道指出,不过,如果急于降息,可能给经济带来不良影响。马来西亚和泰国的家庭债务比率在国民生产总值(GDP)中的占比较高,个人贷款利率降低会促进追加的借款,这可能导致债务进一步增加。

  报道认为,全球经济今后进一步冷却时,降息空间可能会消失。也有观点认为“亚洲各国的央行只是年内追加1至两次降息,以此防备2020年到2021年的经济下行风险”(新加坡DBS银行) 。